電影異星入境( Arrival )裡面有個語言學的假說,說不同的語言會影響人的大腦,甚至改變思考模式….

電影異星入境( Arrival )裡面有個語言學的假說,說不同的語言會影響人的大腦,甚至改變思考模式。這個假說流傳甚廣,許多中文糟糕派最喜歡拿來說,因為中文語法含糊籠統,所以說中文的人頭腦也是一團糨糊。 不過現代語言學早就推翻這種語言制…

陳穎青发布于 2017年2月10日

陳穎青
電影異星入境( Arrival )裡面有個語言學的假說,說不同的語言會影響人的大腦,甚至改變思考模式。這個假說流傳甚廣,許多中文糟糕派最喜歡拿來說,因為中文語法含糊籠統,所以說中文的人頭腦也是一團糨糊。
 
不過現代語言學早就推翻這種語言制約派的幻想了。最簡單的反證是,例如漢語動詞沒有時態,但漢語沒有辦法表達時態嗎?時態概念不存在嗎?漢人無法理解時態嗎?我們一碰到英文的時態就會看不懂嗎?
 
雖然如此,語言學家精挑細選確實發現有兩個案例,可以證明因為語言差異,因此讓大腦產生了跟其他人不同的特殊能力。
 
第一個案例來自澳洲的辜古依密舍語。這個語族約一千人,他們在描述方位的時候完全捨棄我們熟知的前後左右系統,而單獨採用東西南北的地理座標。
 
你要宣誓的話,不是舉起你的右手,而是舉起你靠北方的手;要跳舞的話,不是右腳向前伸展,而是用你靠東方的腳往北伸展;語言學家要證明的是,這種方位系統會影響他們的思考、行為模式嗎?
 
答案是肯定的。辜古依密舍人由於採用這種方位系統,他們必須時時刻刻確認他們置身所在的絕對座標。語言學家曾經帶著他們到陌生的地方,走進密林,不停繞道,就算在山洞裡,他們隨時都能正確指出羅盤方位。他們簡直具有磁場感應一樣有絕對的方位感。
 
如果我們看電視劇,兇手用左手殺了人,不管電視擺在哪一面牆,我們看到的劇情都是兇手用左手殺了人;但對辜古依密舍人而言,電視靠東牆或靠西牆放,行兇的手就需要不同的描述,他會認為前者用南方手殺了人,後者則是用北方手。
 
只要轉了角度,辜古依密舍人就無法忽略場景已經旋轉過的這個事實。而對我們以自我為座標的語言使用者而言,左手永遠是左手,不管轉幾圈都不會改變。
 
不同語言採用不同方位坐標系,會導致對空間的理解全然不同,甚至連大腦功能都會受影響。我們一般人走一遍山林野外,早就不辨東西南北,而辜古依密舍人因為所用語言的關係,讓他們擁有了極度準確的方位感,即使在原始森林中繞來繞去,他們仍然可以保持正確的方位。
 
第二個案例來自俄語。俄語裡沒有藍色,只有深藍和淺藍,兩種藍合起來描述了其他語言所說的藍色。在兩種俄語藍之間,科學家可以找到光譜的分界線。心理學家於是設計實驗,想知道俄國人對藍色系色彩的辨識力,跟英國人有無差異。
 
當題目的兩組相近藍色在分界線同一邊時,俄國人分辨速度跟英國人一樣快,但是當題目色塊跨越顏色分界時,俄國人的辨別速度快速提升,超過了英國人。因為俄語已經訓練了俄國人對深藍和淺藍的區隔速度。
這兩個案例來自一本很有趣的語言學科普: #小心別踩到我北方的腳 。值得推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