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再做社運貴婦好嘛…

Ming Chung
記得在年金改革的時候,蔡總統當時提出年金改革要經過年金改革會議,要溝通要協調。然後我記得很多人很生氣,覺得年金改革是必要的,為何要溝通。

陳副總統溫文有理的主持年金改革會議,然後李來希等人在改革會議的嘴臉,還有公務人員等人鬧場,基本上,真的很難看,大家也很生氣。可是年金改革還是照著民進黨的劇本在演,公務人員雖然有反彈,但已經『溝通』過了,大家也摸摸鼻子,結果弄到八百壯士到五個人留守,難看到有剩,結果是年金改革大勝利。這就是蔡英文所謂的溝通。

基本上我如果是蔡英文的敵人,我會最怕蔡英文講建立溝通平台。他的溝通平台,其實不是折衷,而是把『理』放在前面,然後讓沒理的人出盡洋相。這招超級狠。

現在蔡英文又要用同樣的招數對待反同這方,我基本上有點很想看他的溝通是怎樣。要派誰來最溝通代表,然後如何讓反同無理的言論出盡洋相,造成社會的共識。

可惜某些同志社群一聽到要溝通,馬上自己就變成無理起來,一下要剪卡,一下要拒投,一下說出總統沒說的謊言,亂成一團。結果自己變成無理的一方,讓很多本來支持同婚的直同志們根本支持不下去。

我記得我很久以前寫的文章說過,台灣同志運動最大的問題是,認同的政治主體,常常不是能給同志利益的團體,而是拳頭大的那方。台灣許多的同志政治認同中國國民黨,娛樂支持大一統的演藝人員比如大小s,然後以為陶晶瑩大小s等人每天講同志話題,就認為同志已經是台灣主流,然後作同運時,就台北看天下。可是台北以外的家長,根本對同志不了解,不在乎,還是逼迫著同志小孩跟異性結婚。同志運動在台灣看起來順利,很大的原因是遠離統獨,遠離藍綠,遠離中南部,這樣的順利,根本是一種假象。

很多真正在作運動的人,比如像教育改革的人,根本了解一件事:就算理念跟綠營比跟藍營接近許多,但在反體罰反能力分班反髮禁等眾多事務當中,綠營的首長很多時候還是和教育改革走相反方向。如果從這方面來思考,就知道運動本來就沒有藍綠(雖然藍的都是走在道理的對立面,所以反藍是應該啊),理念相近可以互相支持,但只要危害到理念,這時就應該起身反對。講直白一點,沒有綠營選上教育就不需改革了,大家就可以躺著幹,甚至不幹。相反的,很多人還是繼續努力。

某些同志運動者講的好像小英在騙票,問題是她又沒說不支持。講實在話,她的立委已經通過一讀,她說運動到後來越來越困難,會有很多人反對,所以要有溝通的平台。這件事本來就是對的,又沒有騙人。

所以同運根本策略錯誤,台灣歷史上從沒有像現在這麼接近同婚會通過的時候,因為我們有一個懂策略的總統。她希望有個溝通平台,懂策略的同運者就要開始運用這樣的平台,演一場大戲,做個講道理的同運人,把道理講給對方聽,對方一表現無理,馬上就讓大家知道,他們是無理的,就像年金改革的李來希,八百壯士,然後對方理弱,根本連專法都不可能出現,同婚就會通過。

許多同運人一聽到溝通,聽到協調,馬上想到要妥協,以為大家都只做(a+b)/2的動作。可是如果你去看小英的做事模式,根本不是這樣,不然年金改革早就被搓湯圓搓掉。
不懂策略,就會錯失良機。我認為小英就是覺得改民法的重要性,不希望用便宜的專法(因為現在專法一定過),才會想用建立平台,再用一次讓無理的人無所施力。

而同運者如果真的希望同婚能過,那麼演一場溝通大戲(就很認真的演戲啊),用理服人,對方不講理,對方就輸了,再加上溝通本身就會有某種讓更多人了解同婚,讓社會更了解同性戀,各種好處,盡力扮演好角色,同婚絕對會很快就過了。但現在的一切切不理性,根本就是走相反的路。

#我如果反同婚我一定現在嚇的要死
#不要再做社運貴婦好嘛

記得在年金改革的時候,蔡總統當時提出年金改革要經過年金改革會議,要溝通要協調。然後我記得很多人很生氣,覺得年金改革是必要的,為何要溝通。陳副總統溫文有理的主持年金改革會議,然後李來希等人在改革會議的嘴臉,還有公務人員等人鬧場,基本上,真…

Ming Chung 发布于 2017年2月26日